现实版“速度与激情”频现 飙车为何难“刹车”

现实版的“速度与激情”,马达轰鸣,路人侧目,城市飙车不仅挑起公众的厌恶心理,更直接危害公共道路安全。有些人为何热衷飙车?警方如何打击此类行为、查控非法车辆改装?近日,记者就此采访了公安部门负责人和“飙车族”。

近日,发生在北京大屯路的一起车祸引发人们关注。经公安部门现场勘察、调查取证、车速鉴定,认定两名驾驶人在隧道内高速追逐竞驶,涉嫌构成危险驾驶罪。目前,涉事人被提起公诉。

类似这样的飙车新闻,似乎不绝于耳。公安部有关实验表明,飙车极易造成严重危险,当车速达到每小时100公里,车辆与行人相撞,行人死亡率达100%。

多在车流小、无监控路段竞逐,明知违法仍要“疯狂一把”

“3、2、1……跑!”随着发令人猛地挥下双臂,两辆跑车如同脱缰之马,疾驰而去,迅速消失在道路的尽头。

某晚10时许,在北京市朝阳区东坝地区,记者见证了这一幕。几十名“飙车族”聚在一起,轰鸣的马达,飞扬的尘土,欢呼的人群……

带着“拜师学艺”的姿态,记者忙向驾驶员陈某打听起来。陈某看起来二十出头,身着比赛服,腰挎一个包,头发还算整齐,双臂有些纹身。

啥时候飙车?“没有固定时间,想来就来。”陈某说,几个车友互相通个电话,就能约一场,基本都在晚上10时以后。

都有哪些人参加?“来玩的年轻人居多,认不认识都不妨碍飙一场。”说到这里,陈某主动邀请记者“赛一场”。陈某也知道飙车是违法行为,他说:“查得严时也不敢出来多玩,自建道路、尚未施工完成的‘断头路’、车流小监控少的路段是飙车首选。”

为啥要飙车?“这就是‘速度与激情’,年轻人嘛!”陈某坦言,“我玩车已经三年多了,输了比赛很没面子,尤其是和陌生人较量。所以我平时花大量时间锻炼车技,比如刚才玩的旋转。”

除了“内功”,改造“硬件”也要下功夫。据陈某介绍,他的跑车现在市价不过40万元,但是改装费已经是车价的好几倍了。

实际上,飙车不仅发生在一线城市,部分省会城市、二三线城市也屡见不鲜。2014年6月27日晚,昆明市交警支队出动48辆警车、警力200余人,在福保文化城路段查获多起涉嫌飙车违法行为及非法拼、改装机动车违法行为等。

昆明市某汽摩俱乐部负责人古同(化名)说,目前昆明市明目张胆、有计划的公共道路飙车基本没了,但零星的公路飙车依然存在。他说:“赛车租用场地,每次费用在2万元左右,几个人飙车租用场地并不划算,他们就铤而走险,在公共道路肆意竞逐。”

据北京警方透露,飙车的车型除少量原装进口的超级跑车外,大多为经过非法改装的中低档车型,以及部分两轮摩托车。飙车案件往往有团伙、有预谋,还常常伴随非法改装等违法行为,性质非常恶劣。

在北京丰台区的某汽车城,从事改装车的老板向记者透露,改装车就是“无底洞”,虽然我国明令禁止擅自改装车辆,特别是禁止改装升级动力,“但是,这档生意就是好,很多人对改装车上瘾了,隔三差五地来”。

实际上,对不少玩车的来说,改装车不算“难事”。“少的花个一两万,多的几十万也舍得。”古同说,偶尔会为俱乐部成员简单改装,“一般会先向车管所申请,批准后再改”。

在昆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涉车犯罪侦查大队民警王晓鹏看来,与改装成本相比,罚款额度少得可怜。按照有关法律和云南当地法规规定,对于非法拼、改装机动车违法行为,将视情节和具体拼、改装内容,对车主处以200—1000元的罚款,并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。“发现非法改装车辆,一般会责令车主恢复原状,罚款500元。”

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,作为查控机关的交警部门只能对驾驶人和车辆进行查扣,而对改装车辆的汽修店并没有执法权。“一般我们会将情况通报给治安支队,由治安支队对改装企业进行处罚。”王晓鹏说。“改装企业的日常监管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负责,多头管理加大了治理难度。”曲靖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涉车犯罪侦查大队大队长魏建勋说。

“据我所知,不少非法改装的车辆都是驾驶者的‘第二辆车’,平时都停在车库,也不挂车牌、不年审,只有夜深人静时才会开出来。”古同透露。

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以飙车为表现形式的追逐竞驶危险驾驶行为,严重扰乱道路交通秩序,严重威胁道路交通安全,性质恶劣,应予严厉惩处。

治理飙车,虽然有法律依据,但在查处中还存在一系列困难。王晓鹏表示,飙车者往往选择夜深人静、人车较少、没有监控的路段竞逐,警方取证难度非常大。“之前的几次集中查处都是有群众举报,前期摸查取证耗时很长,当晚采取行动调集了大量警力。日常查处飙车,即便抓获了飙车人员,如果前期取证不充分,也很难进行处罚。”

为了避免因追查超速者给道路交通造成更大安全威胁,对偶遇的飙车者警方往往很难当场查获。“想要逮住跑车和改装车并不容易,除非全城一起设卡查车,否则很难抓现行。”古同说。

在云南曲靖市,当地警方重点做好预防工作,“本地飙车主要集中在摩托车,对交通安全同样造成很大隐患。”魏建勋告诉记者,曲靖市对各汽摩运动俱乐部进行了登记备案,同时动员各警种不定时进行全城查禁,严查违规改装。

据北京警方相关负责人介绍,将联动交管、刑侦、治安等多警种,加强违法行为易发生地区的巡逻。针对有组织策划实施飙车违法的线索,提前开展工作,将违法行为消灭在发生之前。同时,建立长效机制,推动常态化管理,逐步提升群众自觉抵制飙车的意识。

易发追尾、翻车,影响驾驶员判断,伤害严重,飙车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,同时也严重威胁公众的人身安全。

公安部相关实验测试表明,车速越快,碰撞能量越大。如果时速为50公里,发生事故时,车辆相当于从三层楼高度坠落;如果时速为100公里,发生事故时,车辆相当于从十层楼的高度坠落。如果与行人发生碰撞,当时速为20公里时,行人死亡率为10%;时速达到100公里时,行人死亡率为100%。

飙车在法律上被称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“追逐竞驶”,如果情节恶劣则构成危险驾驶罪。2011年5月1日实施的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将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行为规定为犯罪,规定:“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,情节恶劣的,处拘役,并处罚金”。“有前款行为,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,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”。这为治理此类危险驾驶行为提供了重要法律依据。

所谓“同时构成其他犯罪”,是指如果危险驾驶行为造成致人伤亡等实际损害后果,根据驾驶人的故意或过失情况,可能构成危险驾驶罪和交通肇事罪、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法条竞合犯。由于交通肇事罪、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法定刑较重,所以会以较重的罪名定性。

Comments are closed,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.